國資熱點
國資熱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國資熱點
人民日報:把脈中國經濟,世界信心在增強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16-05-07 09:06 點擊量:2763

    羅尼·林斯(中國—巴西研究所所長、巴西經濟學家)

    提拉納(泰國朱拉隆功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謝棟銘(新加坡華僑銀行經濟學家)

    艾漢·高斯(世界銀行發展預測局局長)

    傅立門(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當代中國研究院資深研究員)

    張明(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

    安德烈·米哈伊洛維奇(俄羅斯莫斯科大學中國經濟專家)

經濟增長——正從投資驅動轉向消費驅動

    羅尼·林斯:國際三大信用評級機構在進行評級時,考慮的因素包括機構評估、經濟、外部因素、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等,這涉及計算、考察和調研等方面,主要目的是向資本市場上的授信機構和投資者提供各種信息,履行管理信用的職能,也就是限定一個國家或一個企業的風險,看其是否有履行其財務承諾的能力。這些預測并不總是能夠真實地評估一個國家或一個企業的真實情況,如對于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機、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1998年俄羅斯金融危機和2001年阿根廷債務危機等,評級機構并不是總能做出正確的預測。

    兩大評級機構將中國的主權信用評級展望定為負面,并沒有反映出目前中國真正的實力,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們對中國的預測相對保守。盡管一些中國企業的利潤有所減少,但在中國現有政策空間下,中國的發展潛力依然很大,不能因此就下調中國經濟的展望。此外,他們還認為中國實行改革的速度達不到預期。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正以符合其發展規律的速度進行改革,經濟轉型需要一定時間。截止到2015年底,中國的外匯儲備有3.33萬億美元,這是中國足以應對其財務承諾的重要保障。

    提拉納:國際評級機構是基于主權國家以往的經濟表現,并結合自身的選擇偏好做出主權信用評級,評級結果相對于受評估國家的經濟表現而言,具有滯后性,且它們由美歐資本控股,受到西方價值觀、自身商業利益等所導致的壟斷性、監管缺失等制約,因此,只能充當國際投資人的參考指標,并不具有決定性意義。例如,直到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發生后,國際主要評級機構才下調了美國的主權信用評級,招致歐盟委員會宣布對標普和穆迪在美國次貸危機中反應遲緩進行調查。

    和評級相比,國際組織對經濟體做出的經濟形勢展望更有前瞻意義,反映出國際社會對經濟體發展的肯定與信心。4月12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下調了美國、歐元區、日本今年的經濟增速預期,唯獨上調了中國經濟今明兩年的增速預期。IMF上調對中國經濟增速預期是對中國已宣布的經濟調整政策所做出的反應。報告指出:“中國經濟正在從投資驅動轉向消費驅動。隨著中國去產能、去庫存的推進,工業增長將進一步下降,而服務業有望保持穩健增長。”

    此前一天,世界銀行也對今年中國經濟增長做出了6.7%的預測,并表示2016年,中國仍然是亞洲發展的主要推動力。4月以來,摩根大通、瑞信、高盛、匯豐等金融機構也紛紛上調對于中國經濟增速的預期,體現出在全球經濟增速減緩的背景下,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穩定發展的期望。

    謝棟銘:去年夏天以來,市場對中國一度陷入了非理性的悲觀情緒中,影響到了包括IMF在內的國際機構對中國經濟的走勢判斷。今年2月以來,中國金融市場趨于穩定,這種過度悲觀情緒得以糾正,市場對中國經濟增長預期目標6.5%—7%可以實現的信心不斷增加。IMF也對中國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投了信任票,認為這些政策正在起到作用,將在未來繼續支持中國經濟。

    傅立門:IMF上調中國經濟增長預期是基于中國去年和今年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長狀況做出的判斷。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2016年第一季度,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長6.7%。當前,全球經濟增長乏力,鋼鐵、煤炭等很多以前支撐中國經濟增長的行業都顯露出疲態,中國能實現6.7%的經濟增長并不容易。而且,這一經濟增速處在相對平穩的區間,比美國、歐盟和日本都要快。

    目前,中國政府正推進經濟轉型,服務業有望持續保持增長,第三產業將成為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源泉。必要時,中國政府可以動用很多政策性工具,釋放出更多有利于經濟增長的政策。

    安德烈·米哈伊洛維奇:2015年,從國際上看,世界經濟持續復蘇乏力,中國的進口增長快于出口,金融風險增加;從國內來看,中國處于經濟發展的結構轉型期,資源環境、市場環境等多方面都發生了變化,而且中國政府拿出更多資金用來支持民生發展。在內外雙重擠壓下,2015年中國GDP比上年增長6.9%,著實是一個不低的速度,總體上符合中高速增長的目標。而且,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仍然在25%以上。

    艾漢·高斯:中國服務業增長強勁,部分抵消了其他產能過剩行業減速的影響,中國經濟2016年可能逐漸放緩,實現經濟再平衡。由于資本外流減緩,貨幣貶值減弱,外匯儲備3月實現小幅上漲。有跡象表明,中國最近采取的刺激性措施產生了作用,中國經濟穩定增長的預期正在加強。我們預測,今明兩年的中國經濟增速將分別達到6.7%和6.5%。

    羅尼·林斯:今年第一季度,中國經濟增速與去年基本相同,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10.7%,比上年全年加快0.7個百分點,都說明中國經濟增長漸趨穩定,已經開始周期性復蘇。此前世界銀行也預測2016年中國經濟將增長6.7%,因此在2016年,中國經濟實現6.5%—7%的全年增速目標將不成問題。

    中國的結構性改革正在穩步推進,中國政府還將對國有企業的改革進行更大程度的監督,新型城鎮化建設正在推進,改革行動更加開放深入,全國范圍內也更加強調創新。最新數據顯示,中國更加注重引入外部資金,打破舊有的發展模式。未來幾年內,將著力擴大內部的消費和服務市場作為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大重要支持。此外,在發展清潔能源的大前提下,中國的能源結構也在發生變化,可持續能源的使用比重在逐漸增加。

    張明:從第一季度的關鍵經濟指標來看,在全球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中國經濟回暖跡象明顯,這在某種程度上是由貨幣信貸政策和房地產調控政策顯著放松等政策行為導致的??紤]到目前中國經濟增長具有明顯的溢出效應,中國經濟的回暖對于當前的全球大宗商品市場反彈、新興市場國家資本回流與本幣貶值壓力削弱,都有明顯的提振作用。

    謝棟銘:中國經濟的穩定運行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使整個新興市場經濟趨穩,尤其是從資本流動角度來看,隨著對中國經濟崩潰的擔憂開始減少,資本外流局面好轉,新興市場國家甚至重新出現資本流入的局面。而近期大宗商品價格反彈,也對資源國家的匯率起到了支撐。近期全球市場情緒上漲,部分原因就是中國經濟趨穩,排除了全球市場面臨的一個系統性風險。

外來投資——看好大市場和對外開放水平

    傅立門:調結構促轉型、發展消費驅動型經濟將是大勢所趨,中國目前正向正確的方向行進。近年來,中國在一些領域的經濟轉型已經開始,但這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需要很長時間。與西方發達國家的各產業對GDP的貢獻率對比,中國還需要進行更多的經濟調整和改革。

    提拉納:2008年后,中國政府努力避免經濟“硬著陸”,并致力于調整經濟結構,實現產業轉型升級,從過去依靠投資和出口拉動轉向依靠國內消費和創新驅動。通過持續推動發展服務業,中國經濟實現了穩定發展。目前來看,中國政府深化經濟改革的措施是成功的,中國經濟增長的總體質量也在不斷提升。

    今后,中國應該充分考慮市場需求,避免推出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防止大規模資金外流,主動提高項目質量。要汲取上世紀90年代日本經濟刺激計劃失敗的教訓,不再重走依靠刺激計劃發展經濟的老路,而應該全面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為經濟可持續發展鋪路。同時,隨著中國國內去產能壓力不斷加大,應該充分開拓國際市場,推動國際產能合作,讓中國制造業為世界作出更大貢獻。此外,不應該急于追求城市化率,不再建超大城市,而是重點推進小城鎮建設,讓農村人口留在農村,提高基本公共服務覆蓋面,從而帶動鄉鎮地區經濟發展,全面提高經濟發展質量。

    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全國吸收外資總體穩步增長。全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5956家,同比增長1.6%。在服務業眾多領域中,高技術服務業增長勢頭最為強勁,實際使用外資同比增長104.3%,其中,數字內容及相關服務、信息技術服務實際使用外資漲幅較高。

    對投資人而言,中國仍然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一方面,中國擁有巨大的人口,這本身就是一個大市場,任何投資者都不能忽視。另一方面,中國對外開放的步伐不斷加快,行政服務水平不斷提高,這對外資是重大利好。需要注意的是,真正希望通過在華長期投資實現發展的非金融投資項目,應該得到大力支持。相反,對于僅著眼于短期利益而進行的金融投資,則應謹慎對待。

    謝棟銘:隨著中國推動產業升級,中國制造或中國建造不再是廉價的代名詞,而是高質量的象征。中國產品性價比的快速提升也使得中國的吸引力越來越大。

    安德烈·米哈伊洛維奇: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中國2015年吸引外國直接投資同比增長6%,達1360億美元,總量居全球第三位。俄羅斯莫斯科大學經濟系所做的統計表明,88%的受訪者認為與中國進行貿易往來大有前途。中國政府也在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和加強風險管控,防止企業債務風險向財政風險轉化的辦法切實可行??偟膩砜?,與其他新興國家相比,中國在吸引外資的競爭中處于優勢地位。在沿海地區,由于基礎設施完善,經濟發展較快,制度環境優越,這種優勢更為明顯。

    羅尼·林斯:中國的資金和技術實力雄厚,在基建等領域有顯著優勢,“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希望與中國合作。隨著越來越多外資進入中國,尤其是高科技領域和服務行業,中國也將為吸引更多外資創造更好的條件。如果中國能夠更加注重科技創新、深化內部改革、挖掘日益強大的國內消費市場,中國經濟發展和社會條件能夠得到更大的提高和改善。

整體債務——規模占比不高,風險可控

    謝棟銘:中國企業的杠桿率高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中國融資渠道較為單一,主要依靠銀行貸款和發行債券,股權融資相對滯后是導致企業杠桿率快速上升的主要因素;第二,中國是個高儲蓄率國家。因此,無法用國際經驗來判斷中國的債務風險。

    傅立門:中國的債務風險主要來自金融領域和轉型的產業。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中國銀行業的投資和債務數量增加,積累了大量不良資產?,F在,債務增長速度下降后,就需要慎重考慮如何消化這些巨額債務,尤其要警惕鋼鐵、煤炭等傳統行業聚集的大量資產在轉型過程中轉變為不良債務。

    張明:目前,中國的國民債務率并不高,但中國企業部門的債務率偏高,要警惕企業杠桿率急劇下行所導致的一系列風險。為此,要在保持適度經濟增長和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引導企業部門去產能與去杠桿;要正視未來銀行體系出現大量壞賬的風險,通過政府注資、銀行自行核銷、市場化處置等方式來應對未來的不良債務。在此過程中,既要避免產生大量的“僵尸企業”與“僵尸銀行”,又要避免釋放過多信貸進而引發資產價格泡沫。

    謝棟銘:中國外匯儲備較多,居民儲蓄率較高,中央政府和居民部門的杠桿率低,可以形成緩沖,為中國爭取化解債務風險的時間。中國有履行其財政承諾的能力,中國整體的債務風險短期內依然可控。允許“僵尸企業”破產以及重組將有利于減少金融“空轉”,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也可以緩解杠桿快速上升的風險。

    提拉納:當前,中國整體債務占GDP的比重不到40%,規模尚處在可控水平,相信中國政府有能力控制目前的債務規模。需要注意的是,這里的40%是國際通用的衡量債務規模的口徑,但由于中國人口規模巨大,中國國情也具有獨特性,因此不能完全用國際口徑“一刀切”。為了逐步縮小債務規模,中國需要進一步壓縮財政支出,避免推出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降低金融運作比例,推動外匯儲備更加多元化。

    安德烈·米哈伊洛維奇:中國應切實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其中包括:密切跟蹤和評估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狀況,對債務高風險地區進行風險預警,堅決制止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行為;研究賦予地方政府依法適度舉債融資權限,建立以政府債券為主體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機制,將地方政府性債務分門別類納入政府預算統一管理;開展地方政府債券自發自還試點等。

    在完善投資環境方面,各地區應設置不同的發展重點。例如,東部地區投資環境建設的重點是提升綜合競爭優勢,承接國際產業轉移中制造業的高端環節和先進的現代服務業項目,西部地區投資環境建設則要把重點放在“軟、硬”投資環境的同步建設發展上。

    總的來看,中國需要從多個方面進行強化管理,充分發揮中國巨大內需市場的吸引力,充分利用人才優勢,提升對外資的吸引力。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2016年5月5日23版